Posts Tagged ‘至亲’

写给外公的信

星期三, 08月 18th, 2010


连夜飞回西安,还是没有见到外公最后一面,见到母亲的第一句话让我立刻嚎啕大哭,顿时所有的哀思都喷涌而出。“儿子,千万别怪妈让你回来晚了,一切太突然了……”

跪在外公的灵位前,脑子里浮现出的儿时回忆总是伴随着外公那张时而慈祥时而严肃的面孔,还有外公那宽大有力的手。

二十五年前,工作繁忙的父母将我送到外公家的那几年,正是人生最初懵懂的日子, 对一切新鲜事物的好奇与探索,几乎是一个两岁孩童每天生活的全部,也包括我的外公。

在孩子的眼里一切可以触及的物件都能成为乐宣泄的对象,因为它们都被赋予了生命,成为由我指导上演戏剧中的一个个性格迥异的角色,而外公就是这个戏剧唯一的观众,面带微笑,看着报纸。

时隔二十年,我再次走进这间空置很久的房子,时光顿时凝聚,那些还没有被搬走的物件,仿佛在静静的注视着我,披着一摸尘土,邀请我再一次为他们编排一场儿时的戏剧。于是今天我明白了,在纯洁的心灵里物是被活化的,而大部分人随着时间的雕琢,连人都被物化了,也包括了我……

对于西斯底里大吵大闹的我,姥姥总是最大限度的给予我无理的满足,不过这样的顽虐却被外公一把推进脸盘,终结掉了。我踉跄的坐进盛满水的脸盘里,凝固的表情对着外公严肃的面孔,心生郁闷,却不敢作声,以至于事后多次对那个无辜的脸盘,实施了惨绝人寰的报复,想起也是三岁半的事情了。

周末外公带我去山边的公园,是我每周最兴奋的时候,旋转的木马也是我儿时的最爱。作为“缺失父爱的一代”,拉着外公的手让我感觉到一个男人所有的慈爱和关怀,那宽大、有力的手掌带给我童年的安全感,即使是父亲也是不曾给予我的。

一张白纸,一根铅笔,一块橡皮,回想起外公递给我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也许没想到会为我开启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在外公的鼓励和指导下,我逐渐对视觉的美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你也总是乐此不疲的在我身后看着我天马行空的画着各种脑海里的东西,那也成为我童年最深刻的回忆。二十多年前外公对于我人生的启迪,竟一直影响至今,很惭愧的是,虽然一直爱好美术,却总是擦肩而过,有缘却也是无分。

六岁离举家离开铜川的时候也宣告了孩童时代的一个终结,对于外公的印象也缓缓的定格在了那段懵懂的日子,随着大学离开西安,每年也只能见到一次,自私的我,留给他们太少的时间。

记忆散乱的在脑海划过,最后只能催生我的泪水,很多年没有这样失声痛哭过了,我愧对臂上的这个孝字,我怨恨人世的诸多无奈,我感叹人生的生老病死,我怀念外公的音容相貌,这一切也只能让我最后送外公一程。

八月九日,我的生日,我至亲的外公去世了,这即便是人生的经历,那即便是生命的轮回,能拥有的不多,能改变的很少,所以要好好珍惜。

“外公,想起你,我便能感觉到你在我身后,默默的注视着我,慈祥的脸上面带微笑……”